EVENT:我喜歡的《Colorful Dreams》
INFORMATION
ILLUSTRATOR:VOFAN
 

11/23-「BOOK」、「SPECIAL」update
11/17-「SPECIAL」update
11/13-「SPECIAL」update
11/12-「SPECIAL」update
11/11-「BOOK」update-新書延後上市
11/10-「SPECIAL」update
11/9-「SPECIAL」update
10/29-「BOOK」update
10/19-「EVENT:我喜歡的《COLORFUL DREAMS》」贈品加碼送
10/19-「INFORMATION」「OH!COLORFUL!」update

COLORFUL DREAMS 3

COLORFUL DREAMS 3

 

 

INFORMATION:
相片總是寫真,影像總是寫實
   ——真與實的交界,總是寫意。
以生活情境為主軸,描繪日常中的非日常
——從台北101的幻視風景,到徘徊暗夜
的學校怪談——那些只在腦海中浮遊的不
可思議,化為只屬於你的詩情夢幻全彩呈現。

《全彩街角浪漫譚 COLORFUL DREAM
S 3》裡除了結集VOFAN從2006年10月
至2008年1月間於《挑戰者月刊》所連載,
揉合漫畫與插畫手法加上新詩風格對白繪製的12篇彩色詩畫(Color Illustory),更特別收錄發表於日本講談社《Comic FAUST》、《FAUST》雜誌的兩篇台灣初公開作品。卷末並附錄與作者VOFAN與《挑戰者月刊》總編輯林依俐、《FAUST》總編輯太田克史的超長三人座談紀錄,公開關於《挑戰者月刊》、《FAUST》揭載之系列作,以及西尾維新小說《化物語》插畫工作的珍貴幕後花絮。

 

TOP

 

 

BOOK:

《全彩街角浪漫譚 COLORFUL DREAMS 3
作者:VOFAN
出版社:全力
叢書系列:浪漫詩畫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8559301
出版日期:2009年11月18日
規格:平裝 / 112頁 / 16開 / 普級 / 全彩印刷 / 初版
定價:新台幣500元
特典:浪漫信套組
出版地:台灣

 

1.台灣的世界級
2.地標
3.不枯萎的玉蘭花
4.不變的事
5.生錯時代的檜木捅
6.插畫家的一天
7.雨天的尾巴
8.向日葵和寧靜海
9.午夜12點,那個樓梯角的鏡子裡
10.旅行的意義
11.咚!
12.寂寞秋千
13.特別附錄[一]上好的企鵝飛彈!
14.特別附錄[二]1/60.∞ 六十分之一秒、無限遠
15.特別附錄[三] VOFAN╳林依俐╳太田克史〈你所不知道的浪漫談〉

 

博客來購書網址

Colorful Dreams-#31:某位插畫家的一天 Colorful Dreams-#34:那個樓梯角的鏡子裡 Colorful Dreams-#35:旅行的意義

TOP

 

EVENT:我喜歡的《COLORFUL DREAMS》
活動結束

●活動方法●

-第一步-
請在COMICOMI上挑選
《COLORFUL DREAMS》中你喜歡的
作品,內嵌到自己BLOG上,寫下你
喜歡的原因跟一些想法。
文章最後請加上「COLORFUL DREAMS
 3 宣傳網頁」LOGO即可。

-第二步-
在你要參加活動的文章「引用」全力官網BLOG的此活動公告文
讓參加活動的文章網址出現在活動公告文下方。
(如果無法引用/引用失敗可以直接回覆留言在本文)

-第三步-
請將您的「姓名」「地址」「文章網址」
寄到contribution㊣maxpower-p.com 信箱。(㊣→@)
主旨:我喜歡的《COLORFUL DREAMS》

●活動日期●

-截止日期-
即日起∼11/15(日)為止。

-贈品寄送日期-
11月底前會將贈品全數寄出

●活動獎勵●

-VOFAN賞-由VOFAN挑出特別優秀的文章,贈送《COLORFUL DREAMS 3》的限定布質海報&非賣品草稿本
-總編賞-《COLORFUL DREAMS》1&2一套&非賣品草稿本
-全力賞-《COLORFUL DREAMS》3的非賣品草稿本
-參加獎-凡投稿文章都可以獲得《COLORFUL DREAMS》3的信紙套組

※非賣品草稿本為《COLORFUL DREAMS 3 [APPENDIX]》,《全彩街角浪漫譚 COLORFUL DREAMS 3》的草稿本

●注意事項●

1.投稿截止日期以「活動方法第三步」伺服器收件時間為憑,還請把握時間提早寄送。
2.投稿文章需符合活動才可獲得贈品,合格標準以全力出版社編輯部認定為準,謝絕抄襲引用他人文章參加活動。
3.得獎名單不會公佈網路,也請將姓名地址填寫正確,否則贈品投遞失誤恕不補發。
4.如果本活動遭遇不可抗力因素干擾,全力出版社保留活動中止、延期…等權力,還請各位多多包涵。

TOP

 

EVENT:OH!COLORFUL!-新書發表座談會
報名截止

●讀者報名●

-報名日期-
即日起∼11/8(日)

-報名方法-
請填妥網站上的活動頁報名表單即可。

1.如果報名人數過多,主辦單位將會
從中抽選讀者參加本次新書發表座談會。
2.為了維護活動品質,謝絕任何未經主辦單位邀請的人員當日臨時參加
3.我們會於11/11(三)以前寄送電子郵件以及邀請函,所以資料請務必填寫正確,電子信箱漏信或是遺失邀請函恕不補發。

 

●活動內容●

-活動日期-
11/21(六)14:00∼16:00

-舉辦地點-
海峰棋院(台北市敦化南路二段105號9F)

-主講人-
林依俐(全力出版社總編輯)
VOFAN(《全彩街角浪漫譚 COLORFUL DREAMS 3》作者)

-主辦單位-
全力出版社

-參加方式-
抽選制50名(報名人數若是超過上限,將採抽選制)

-參加費用-
酌收場地費用$150元

-活動內容-
《全彩街角浪漫譚 COLORFUL DREAMS 3》的製作過程以及作畫心得分享
《全彩街角浪漫譚 COLORFUL DREAMS 3》新書販售
讀者交流
茶會

-紀念品-
《COLORFUL DREAMS 3 [APPENDIX]》

※非賣品草稿本為《COLORFUL DREAMS 3 [APPENDIX]》,《全彩街角浪漫譚 COLORFUL DREAMS 3》的草稿本

●注意事項●
1.座談會當日憑邀請函入場。為了維護活動品質,謝絕任何未經主辦單位邀請的人員當日臨時參加。如欲參加本次活動的媒體記者請另行與主辦單位聯繫。
2.通過抽選的讀者費用於當日入場繳交即可。
3.當日可攜帶與VOFAN相關各式出版物簽名,不過也請勿攜帶大量簽名物品, 若是造成作家以及其他讀者的困擾,工作人員有權利中止簽名資格。
4.本活動詳細內容以及最新公告事項請參考全力出版社
5.活動流程以當日進行為主,如有不可抗力的天災因素導致活動延期、取消, 會另行通知讀者。

TOP

 

ILLUSTRATOR:VOFAN
VOFAN,1980年生,台南市人。
在學中便曾擔任電腦遊戲《天使帝國》
系列人物設計等工作,個人網站的訪問
人次更是達到三十五萬人次。2004年起
於《FAMITSU電玩通》中文版(青文
出版)隔週連載封面插畫,並在《挑戰
者月刊》(全力出版)連載彩色詩畫專
欄「COLORFUL DREAMS」,皆受
到極大的好評。彩色詩畫專欄日後於2
006年初結集為《全彩街角浪漫譚 COLORFUL DREAMS》發行,是VOFAN第一本彩色詩畫集,並在2007年獲得國立編譯館優良漫畫連環圖畫組佳作。

2005年底由日本講談社最暢銷文學誌《FAUST》以「來自台灣的光之魔術師」之名介紹至日本, 2006年底起擔任講談社BOX《化物語》系列(原作小說:西尾維新)封面與內頁插畫。藉由該作在「這本輕小說真厲害!2009」獲選為第6名的人氣,《化物語》系列在2009年7月動畫化。VOFAN也在其中擔任人物設計原案,成為日本動畫史上第一位非日籍的人物設計原案。

TOP

 

SPECIAL:

你所不知道的浪漫談
VOFAN×林依俐×太田克史

■第一次接觸
■「光之魔術師」誕生秘話
■挑戰與冒險

 你所不知道的浪漫談Ⅰ 你所不知道的浪漫談Ⅱ 你所不知道的浪漫談Ⅲ


你所不知道的浪漫談Ⅰ

 林 承蒙大家的愛護,使得《Colorful Dreams》系列的單行本能出版到第三集。從2007年2月出版的第二集,至今過了相當長的時間,很抱歉讓各位讀者等了這麼久,我會負起全責的。好了,這個系列的單行本在每次……也只有兩次而已,除了收錄在《挑戰者月刊》上所刊載的作品群以外,必定都會再加上一些附錄,算是慣例吧。在第一集我們附錄了VOFAN個人的訪談,在第二集則追加收錄了台灣初公開,在日本講談社的文藝雜誌《FAUST》Vol. 6上刊載的兩篇作品。這次第三集比起前兩冊,更是出血大放送,不但同樣追加公開在《COMIC FAUST》與《FAUST》Vol. 7刊載的兩篇作品,還特別邀請《FAUST》的總編•太田克史先生來到台灣,與VOFAN和我一起進行這場將會收錄在單行本中的座談會。太田先生,這次真的很謝謝你前來。

太田 我才是要感謝你的邀請。畢竟我跟VOFAN平均大概兩年才講到一次話,還真得慶幸今天能夠有這樣的機會。不過我跟他兩人語言並不通,包括現場翻譯在內,還請林小姐多多關照了。

 林 我會盡力的。

VO 還請多多指教。

 林 在2005年的年底讓VOFAN在《FAUST》Vol. 6正式於日本出道,之後又起用VOFAN擔任西尾維新先生的小說《化物語》的封面•內頁插畫,乃至2009年的《化物語》之所以能夠動畫化,都是由太田先生在背後一手策劃推動,方能有成。可說是因為有太田先生在,VOFAN才能有現在,他可是你的大恩人啊VOFAN君,快拜謝。

VO 謝謝你(拜)。

太田 沒那麼誇張啦。別這樣(苦笑)。

 林 今天還希望能好好聽兩位來談談工作上的甘苦,還有聊聊在這奇蹟般的四年裡所發生的種種。

 

■第一次接觸

 

 林 那麼,就讓我們趕緊進入主題。我先問太田先生,你是在什麼機緣下見到VOFAN的作品,然後決定要向VOFAN邀稿的呢?

太田 這個嘛,我跟你說,我可是很少跟人提起這件事喔,這是很難得公開的秘話呢!

 林 是這樣啊……那還請你務必與我們分享一下。

太田 在講談社的國際版權管理部,現在已經改成國際事業局就是了,在那裡有個名叫田村良的人,是個有點奇怪的傢伙。有一天他跑來跟我這麼說,「太田先生,有幾個我覺得很不錯的台灣插畫家跟漫畫家,你要不要看看他們的作品啊!雖然我有拿到漫畫部門去,但那裡都沒啥反應。我想太田先生雖然是文藝部門的編輯,卻經手過許多漫畫、插畫,所以應該也會有興趣吧!」而當時田村拿給我看的,就是林小姐當總編的這本,全力出版的《挑戰者月刊》,我就這樣看到了刊載在上面的《Colorful Dreams》。

 林 因為在《挑戰者月刊》創刊號開始連載的東野圭吾先生的小說《名偵探的守則》,原本是由講談社出版,也是跟講談社洽談刊載版權的,所以每個月都會將當期雜誌寄給台灣區版權負責人田村先生作為建檔資料。沒想到他不但有看內容,還在公司裡幫我們宣傳,真是個好人。

太田 是啊!我看了幾篇田村推薦的《Colorful Dreams》,心想「這個很不錯啊!」在光的表現上,還有在圖畫中飄盪著的空氣感,都非常的棒。還有那種……某個程度上雖是延續著日本漫畫文脈所畫的圖,但其中卻又有著某種因為誤解反而呈現的新貌。那個部分在我看來,是非常具有魅力,又有點可愛,感覺很有趣。於是我就跟田村說,「這不錯啊!下次就找他畫個什麼吧!」不過老實說,那時我只是單純心想「就拜託田村先生囉!」這樣,整件事在我心中就告了一段落。可是田村不知為何,一直非常想要把我帶去台灣,成天跑來對我說「一起去台灣吧!」那頻率之高,甚至是到讓我覺得他實在很煩的地步。之後。該說是被他的話激到嗎?面對他的頻頻挑釁,我用「好啦!我去可以吧!」一頂回去……結果就真的來台灣了。

 林 啊啊,大概是那種「太田先生都只是說說而已」那種挑釁。

太田 對。用「太田先生只有那張嘴而已」這種話來激我。

 林 2005年的……大概是春天吧,去日本出差時到講談社見田村先生,他拿了一本《FAUST》Vol. 2給我。然後跟我說,「林小姐,我覺得這本雜誌的總編,是個跟你很像的人呢!怎麼樣啊!來出中文版,或是從這裡面挑選小說或漫畫放在《挑戰者月刊》連載如何?」之類,向我推銷版權。

太田 不愧是田村……

 林 但是那個時候……其實現在也還是如此,全力出版一直是個獨立出版社,是非常小型的公司,是沒辦法應付同時出兩冊雜誌的。而且讀了讀《FAUST》裡面的小說,我認為要是找不到水準夠高的譯者來經手,必定會翻得一塌糊塗,所以就跟田村先生拒絕了。到了夏天,接到田村先生的來信,上面寫著「上次那本雜誌的總編說,想要跟VOFAN見面呢!你能幫忙安排嗎?說不定會向VOFAN邀稿喔!」那時真是嚇了我一跳,趕緊跟VOFAN講。

VO 是啊,我也嚇了一跳。

 林 那時候你在想什麼呢?

VO 聽到林依俐說有個日本人要來向我邀稿,而且還是特地跑到台灣來,讓我覺得有點興奮,但也感到有點不安。就之前我對日本人會向外國人邀稿的印象,都是要那個外國人的作品有些地方特色,像是畫法特別有中國風啊,或是用水墨畫呀,還是說他畫的主題是旗袍啦三國啦,這一類的東西,才會從日本資源那麼多的一個國家,跑來其他國家邀稿。所以聽到這個消息,我就想這個日本人是不是有些特別希望我畫的東西,要我畫什麼很台灣的主題,來營造一種異國風情來吸引日本人……要是希望我畫檳榔西施就糟了啊(笑)。

 林 要你畫檳榔西施的確有點殘忍。不過你會這樣想,是因為你覺得自己並不想畫需要強調中國風或台灣風的圖嗎?

VO 我本身也不是說特別排斥畫這種圖,只是一開始會擔心他是不是會希望我畫這些東西,要是他看了我的圖,覺得沒有那麼台灣怎麼辦……因此在見面之前,其實是蠻忐忑不安的。一方面覺得有日本人來欣賞很高興,另一方面又覺得,我是不是得畫一些異國風情的東西來吸引他們才行呢?

 林 就像是……因為是中國人所以要你畫旗袍,因為是台灣人所以要你畫台北101。會找上你是因為你是一隻熊貓,所以你覺得自己可能要當眾表演吃竹子才能符合期待,那樣的感覺?

VO 對對對。是不是要我表演雜耍,還是要我畫小籠包之類的。

太田 不過像那樣的要求,我可是一句都沒說吧!

 林 是一句都沒說。

太田 因為啊,我通常對於事物都不會有什麼先入為主的印象呢。不過……這可能也跟當時我只是被強拉到台灣來有點關係。

 林 咦?你是被強拉過來的啊?

太田 是被強拉過來的啊!我原本並沒有打算來。但是來到台灣,或許也是因為跟著年輕人一起來……啊,其實我現在也還是很年輕啦,總之就好像是回到青春時代一樣,雖然每天喝到清晨,但早上九點一到大家就集合去開會這樣,超愉快的。

 林 所以覺得「來到台灣真好」嗎?

太田 對啊!就是從那時起,我開始想,如果自己能夠成為一個,能夠面對世界才能來從事編輯工作的編輯人,那一定很棒吧。而且那之後與VOFAN見面,剛好他也是個好人,一切感覺都很好。

 林 VOFAN你當時對於太田先生的印象如何?

VO 嗯,實際上見面的時候,看到他帶了一大堆人來,陣仗超大。

 林 那時光是講談社的版權管理部就來了兩個人,還有負責《FAUST》數位排版的技術人員也來了,是蠻大的陣仗。不過那是因為他們要來談《FAUST》繁體中文版的事情吧!

太田 是啊。

VO 喔,我還以為是為了找我而已,所以那時候蠻害怕的。但透過翻譯聊一聊之後,我覺得眼前這個人實在是非常熱情。那時才發現太田先生其實只是為了找他自己覺得有趣的人,為了讓那個人畫出有趣的圖,就跑到那個人在的地方而已,並不是看上那個人是哪個國家的人……像因為他是印度人,會表演一些日本人不會的技能,比如說騎大象、吹笛子,還是會用超能力畫圖那樣。太田先生不是那種人,他在意的只是圖本身的趣味度,跟那個人是日本人、韓國人、中國人,還是香港人或台灣人,都沒有關係。

太田 啊,但那大概是因為……要是我在當時,就像現在這樣喜歡台灣的話,或許我也會提出許多要求吧!可是那時候並沒那樣的想法。

VO 總之,那時候除了鬆了一口氣,更是感到非常高興。一個充滿熱情,對外國畫家又沒有刻板印象的人,是我對太田先生的第一印象。

 林 那想問太田先生,對於VOFAN的第一印象是?

太田 總之是個感覺不錯的青年。非常年輕,青澀又可愛那種感覺(笑)?然後……當時《Colorful Dreams》是不是還沒有單行本,只有雜誌連載啊?

 林 是的。所以當時帶了好幾本《挑戰者月刊》去,在旅館樓下餐廳的優雅餐桌擺得滿滿。畢竟每本只有四頁。

太田 好像在《挑戰者月刊》之外還有一些其他的,像是VOFAN的作品集,以及其他工作的圖。不過那些,像是為了雜誌封面或角色設計所畫的圖,都沒有讓我覺得很特別,沒有什麼感覺。結果我最喜歡的,還是像《Colorful Dreams》上的這種圖。

 林 然後原本我們只是抱著「或許會邀稿」的心情與太田先生的面會,結果就直接開起會討論來了。

VO 對啊!我嚇了一跳。「咦?已經要畫了?」

太田 好事不宜遲嘛。

 林 真是隨性……那時候你的要求時「因為《FAUST》Vol.6 分作兩冊,希望能畫出主題成對的故事。」

太田 這樣啊?我好像只說了「自由的畫你想畫的吧!」之類的……啊。我記得好像有說「要畫女孩子喔!」

VO 對。討論的時候,我有問如果我用老頭子或動物當主角也OK嗎?那時候他很堅決地說「不行!一定要是漂亮的女孩子!」

太田 有有有!我有那樣說!還有我好像也說了「我喜歡女孩子很寂寞的表情,請你畫那樣的表情。」之類的。

 林 啊啊,那是修正指示。在〈日光舞踏會〉的第四頁,草稿時因為女孩的表情被其他格埋沒,所以你要他重新強調出來。

VO 這可以挖草稿出來對照看看。

 林 大概就只有這麼些。基本上是完全放手給你自由發揮。

 

TOP

■「光之魔術師」誕生秘話

 你所不知道的浪漫談Ⅱ

VO 說到第一次在《FAUST》上刊登的〈日光舞踏會〉跟〈陰影舞踏曲〉這兩篇,那也是第一次看到「光之魔術師」這個詞出現呢。

 林 是啊。不管是哪個出版社還是媒體,現在只要提到VOFAN就言必稱的那個「光之魔術師」,其實是太田先生寫在《FAUST》上的宣傳詞哪!而在台灣最早則是用在《Colorful Dreams》單行本第一集的書腰上。現在幾乎已經完全是VOFAN的「稱號」了。

VO 不過感覺知道真正出處的人很少。

 林 這也難怪啊。畢竟因為《FAUST》只在日本發行,而我其實也不太想在《Colorful Dreams》裡過於強調。

太田 為什麼?

 林 除了我根本就知道這只是你想出來的宣傳詞之外,我個人對於「被日本人譽為○○○!」或是「外國人如此盛讚!」之類的宣傳方式,總是有種抗拒感。那好像是告訴別人,自己其實沒有判斷標準,是因為有別人推薦,所以我才覺得很好,整個思考都停止的感覺……唉,不過在台灣這樣是比較容易推廣啦,不,應該說不這樣就很難推廣。

太田 的確,來台灣常常都看到書的書腰上,總是排了一大排推薦。不過日本也沒差多少啦。

 林 就先不提這個,那讓我們來問一下替VOFAN起了這稱號的太田先生,為什麼會取「光之魔術師」?我想應該也有很多人想知道。

太田 這個啊。首先我覺得VOFAN的圖最棒的地方,還是在「空氣感」的表線上。而「空氣」正是「說它在其實不存在,說它不在其實存在」的事物之中,極具代表性的東西……「光」也是如此啊。用微妙的光影表現創造出空氣感,描繪出其中的感情或情景,我認為這正是VOFAN作品的優秀之處,也是他最有魅力的地方。但是,總不能叫做「空氣的魔術師」吧!這種時候要取就要取「光」啊!

 林 原來如此。

太田 然後「魔術師」是因為……我想大概是受到楊威利的影響。

 林 咦咦咦!「魔術師楊」?沒想到在這裡會聽到「楊威利」!? 這還真是個獨家新聞!

太田 我想會用自己會想到「魔術師」這個詞,應該是那時我剛好正在重讀《銀河英雄傳說》,所以從裡面……哎呀這個嘛,就請你寫個(笑)來處理吧。「應該是從那裡面來的吧(笑)」這樣。

VO 不過現在想想,「光之魔術師」這個稱號,可能也反而稍微影響到我。

太田 是這樣嗎?

VO 嗯……因為其實有些東西,像光的表現之類的,的確本來就是我比較拿手或習慣畫的。但一被這樣講,以後每次畫圖的時候就會覺得「咦?我這張圖是不是有把那個光給它表現出來呢?」被叫做「光之魔術師」,讓我意識到這方面確實是自己比較擅長的,於是更想去加強它。

太田 哎喲,這樣說好像是我下了魔咒一樣。

 林 被人這麼說才發現並開始特別注意。

VO 而且我會想,要是我畫了一張沒有光影表現,那種平塗的圖畫,那會不會被人家說「這個人不是光之魔術師啊!」

太田 哈哈哈哈,原來如此。

VO 這樣想來,有這個稱號以後,就好像轉職了呢。

 林 轉職變成賢者了。

太田 啊……原來如此,那我就是達瑪神殿的神官囉!

 林 「很好。那麼從今開始,VOFAN就是光的魔術師!」

太田 遇到我就突入故事中盤!

VO 那我以後就只能用魔術,不能用重型武裝了。

 林 而且只能用光屬性的魔法。

太田 不過,我好像稍微能懂那種感覺。我也是一直背負著「《FAUST》總編輯」或「前•講談社NOVELS書系編輯」的名銜……呃,要說我總是在意著,那是說謊啦!可是說起來,無論在好或壞的方面,那種像是名銜還是標籤的什麼,也會多少推我一把,或扯我後腿。話說回來,我就一直是做著替人貼標籤的這種缺德生意過來啊!像是「戰慄的19歲」啊!「京都的怪童」啊!「物理的北山」這種,說來還真是貼了不少。像是佐藤友哉,現在都已經29歲了,偶爾還會被人介紹是「戰慄的19歲」……真是太對不起大家了。我一定會不得好死吧……

 林 別這樣別這樣,大哥振作點。

太田 可是呀,我在貼標籤的時候,每次可都是有「愛」的喔!若被問到「在那裡有愛嗎?」我可以在這裡大聲地說,每個我寫的宣傳詞裡,都有我的愛!

 林 那,以後就叫你「愛的大神官」好了(笑)。這麼說,「光之魔術師」這個稱號一定也是因為充滿了太田先生的愛,所以現在在台灣,只要跟VOFAN稍微有點關係的出版物裡,才會幾乎有九成都會在「VOFAN」前面加上「光之魔術師」吧。

VO 太田先生當初應該申請專利。

 林 作個LOGO去登記商標之類的,旁邊還要加上正字標記(笑)。

VO 說起來在簽名會上,曾經有人跑來希望我簽那個稱號上去。

 林 咦?要你簽「光之魔術師•VOFAN」上去嗎?

VO 對啊。

太田 你簽了嗎?

VO 當然我自己是不好意思簽的,因為那是人家叫的,自己自稱還是有點……

太田 那,你在簽名會之類的活動裡,觀眾會叫你「魔術師!魔術師!」嗎?

VO 呃……還沒有那麼誇張啦。那樣我可能會很害羞地逃走。

太田 但話說回來,在台灣也能這樣被廣泛使用真的是蠻好的,感覺有點高興。

 林 那是因為寫在日本出版物上。不過在日本稱呼島田莊司先生的「God of Mystery」,原本是台灣的出版社所用的宣傳詞「推理之神」,到了日本變成「God of Mystery」……呀?將這個詞拿回日本的人就坐在這裡嘛(笑)。

太田 呵呵呵。你是說「God」啊!那樣兩國文化互為腹地的狀況,我覺得倒是非常有趣哪!

 林 但我覺得「光之魔術師」真的是取得非常好。不但將VOFAN作品的特徵清楚傳達,甚至還有提味的作用,重要的是只用了五個字。實在太棒了。

太田 短短一詞更顯出命名者的好品味吧!

 林 是啊。可是平常人會這樣自己說自己嗎……

 …待續

 

TOP

■挑戰與冒險

 你所不知道的浪漫談Ⅲ

 林 說到VOFAN作品的特徵,在你《Colorful Dreams》這個系列的連載裡,包括《FAUST》上刊載的那幾篇作品之中,其實可以明顯看出你常常作一些繪圖技法上的實驗。然而雖然技法變化不斷,但作品卻又能讓人感受到「VOFAN風格」的連貫。像太田剛剛提到的「空氣感」,而我個人總覺得你在構圖上似乎有種屬於自己的哲學,加上你的色彩運用,我想應該是這三個要素形成了你作品的獨特風格。能談談這方面嗎?

VO 像《Colorful Dreams》這樣,頁數很少的插畫感覺彩色漫畫,在一些比較偏美少女的刊物其實還蠻容易見得到的。

太田 不過那些又是另一種訴求。

VO 嗯。就我所知道的,那種在美少女刊物連載的作品,通常會很著重在每一格每一幅都要儘量展現女主角的魅力。譬如說用臉部的特寫,或是用胸部來表現什麼的,好讓讀者能夠感受到一種很萌或有被殺必死服務到的那種感覺。可是我在自己的作品裡比較重視的,通常都是整體的氣氛,而不是說一直讓女主角的大頭一直出現,或是讓她的身材一直表現出來。

 林 你會覺得那樣太露骨了?

VO 對。我比較在意的是……像你在跟一個女孩子相處,覺得她很有魅力,那時候你看著她的視野,其實不會一直是看著她的臉,或是看著她的胸部。你可能在會跟她並肩散步時會看她的手啊,也可能看她的腳。當然看胸部也是有可能啦!然而或是看她的眼睛,甚至看她手上拿的東西呀或背影之類的。我覺得,如果要去描繪跟那個女孩子的相處,應該是彷彿拿著相機,在她旁邊記錄的那種感覺,視點應該是會一直有變化的,不可能怎麼看都是殺必死鏡頭。所以我在畫《Colorful Dreams》這個系列的時候,常會把畫面當作類似比較接近攝影取鏡那樣的感覺來構圖。因此有時候,畫面也會晃動。

太田 原來如此。

VO 可是雖然說是攝影,但因為圖還是用手畫,不是透過鏡頭照下來的,所以我對「真」這件事情,並沒有很……不,是完全沒有在要求。我不喜歡把東西畫得很寫實。我比較在意的,是建構一個虛構的空間。我會希望那個空間,是一個能夠讓看的人覺得,似乎是好像確實存在著的空間,但又能明白它並不是一個很寫實的存在。所以我在畫圖時,通常都不會去把畫面裡的人物或物件畫得很細……

 林 讓空間有真實感,但卻又在裡面配置不真實的物件……這會讓我想起你那篇〈六十分之一秒•無限遠〉想傳達的感覺呢。《FAUST》Vol. 7那篇。

VO 我希望能表現出,讓人覺得在跟圖畫裡面的那個角色一起奔跑,或是跟她相處的感覺,但並不是用將圖裡面的一切都畫得非常非常真的那種方式。像我通常也都不會畫很真實的光影,大部分都是點到為止。還有,我覺得自己特別喜歡用影子的顏色,來表現角色的內心情緒。

太田 這些都是你在《Colorful Dreams》連載的過程之中累積了經驗,才漸漸能夠掌握的嗎?

VO 對,是慢慢抓到那個感覺的。《Colorful Dreams》在一開始,是很五彩繽紛的,就是最早的畫法……但其實我到後來,都在嘗試很多不一樣的作法。

 林 每次都有包含一點實驗的作法。

VO 對,每次的調性其實差很多。然後到了單行本第二集後半的那些作品,甚至還開始加入相機景深的那種感覺。

 林 那在畫《FAUST》用的作品時,跟在《挑戰者月刊》上發表的有什麼不同嗎?比如說《COMIC FAUST》上面的這個。

太田 企鵝飛彈!

 林 這次會收錄〈上好的企鵝飛彈!〉呢!還有〈六十分之一秒•無限遠〉也會收,所以想問問。

VO 不一樣之處……其中一個是在畫《FAUST》用作品時,劇情會比較偏向大家都看得懂的那種……就是不會出現一些只有台灣人才懂的東西,像是什麼三太子之類的。

 林 啊啊,之前那篇情人節的。但反過來說,就是在《FAUST》用作品裡,你只把自己喜歡的東西畫進去哪。

VO 其實都是我很喜歡的東西啊。而且畫給《FAUST》的所有故事裡面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都有穿細肩帶連身洋裝的女孩。

 林 說來其實在《挑戰者月刊》上的《Colorful Dreams》上也是……嗯,我想他也是一樣在畫自己喜歡畫的東西啦……不過與其說是「在《FAUST》上畫的是要讓所有人都懂」,不如說是「在《挑戰者月刊》更為意識著台灣讀者的存在來畫」可能會比較貼切。

VO 像台灣人因為長期看日本漫畫,對於日本文化裡的一些東西已經習以為常。可是反過來,日本人對於台灣文化,像是習俗或地名等常常是完全不瞭解的。所以有些東西,我覺得日本人是無論如何都看不太懂的,但是在《挑戰者月刊》上的話,就可以畫。

太田 說起來,感覺VOFAN畫給《FAUST》的作品好像會比較細一點。

VO 那是因為通常《FAUST》給的製作時間會比較長,再加上太田先生拖稿的時間……啊,不,再加上雜誌延期的時間,加起來的時間是非常長的。

 林 畢竟《挑戰者月刊》是月刊,沒有什麼餘裕……相對的在《FAUST》的工作上,我都是盡量規劃使它的時間能夠比較有轉寰之處,通常為了防止意外發生,會儘可能確保一個月以上的作業時間……說來這的確是長了點。

太田 而且之後還要再等上個兩年,雜誌才出來之類的(笑)。

 林 實在是太漫長了(笑)。

VO 在《挑戰者月刊》上的連載,作業時間通常都只有兩個禮拜以內而已。因為在《FAUST》上面可以花比較久的時間,所以通常也會比較細一點。

 林 但你其實不是很喜歡把圖畫很細的人。

VO 是啊。一張圖其實到一個程度,再給我更多時間我也不會把它畫細。

太田 嗯。因為林小姐經手的單行本,總是會將初次發表的日期一併標出來……買這本詩畫集來看的人,如果一邊參考著初出日期一邊看這篇座談會,能有像是「啊,的確《FAUST》上的畫得比較細呢!」或是「在《挑戰者月刊》上的的確是比較粗獷一點,用比較大的視野在作實驗呢!」這些發現,應該會蠻好玩的。

 林 也可以明白雖然都是《Colorful Dreams》,但在《挑戰者月刊》與《FAUST》上會有不同風貌的原因。在《挑戰者月刊》進行的是嘗試與挑戰,而將其成果在《FAUST》盡全力去冒險,這樣。

太田 在《FAUST》上雖然是冒險,但卻也看得出來是儘可能提高完成度的那種冒險方式呢。

 林 其實他也有在《FAUST》作過實驗喔! Vol. 7裡的〈六十分之一秒•無限遠〉那篇,本來是打算嘗試至今都沒有使用過的技法,好在《FAUST》上首次發表呢!

VO 嘗試用一個渲染的感覺,表現出模糊的景深。

 林 可是在2007年8月交稿之後,校樣一直都沒有來……後來又應用同樣的技法畫了一篇〈旅行的意義〉刊載在《挑戰者月刊》上,那是年底的事了。

VO 本來是想正好可以藉由世界最先進的日本印刷技術,來確認渲染技法的效果,可是因為《FAUST》一直沒出……

 林 結果,實際上〈六十分之一秒•無限遠〉才是先畫的作品,但如果看發表時間,〈旅行的意義〉反而變成前作了。全劇終。

太田 真是抱歉哪……

 

〉〉〉還有更多精彩的秘密,都在《全彩街角浪漫譚Colorful Dreams 3》!

※以上內容如需轉載,請於文章明顯處附上 以下連結
COLORFUL DREAMS 3宣傳網頁(http://www.maxpower-p.com/project/comic_CDs)
全力出版社(http://www.maxpower-p.com)
博客來販售網頁
http://bit.ly/3kvh0B

TOP

 

VOFAN個人BLOG全力出版社ComiComi

©2009 VOFAN / 全力出版社All right reserved.
http://www.maxpower-p.com